62杆绝非大满贯天花板 达斯汀:纪录或许这周就破

时间:2017-11-15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北京时间8月10日,不要因为布兰登-格雷斯(Branden Grace)成为大满贯之中第一个打出62杆的选手而拉响警报。

  又或者被另外两个选手——贾斯汀-托马斯(Justin Thomas)和亚当-哈德文(Adam Hadwin)——年初打出59杆吓一跳。现在59杆已经不是神奇数字了,因为去年吉姆-福瑞克打出58杆,已经为职业高尔夫低杆数设立了新的标准。

  对高尔夫及其发展方向烦忧的本能,会让你质疑现在球员所面对的挑战,是否与前辈尼克劳斯,又或者前前辈本-侯根一样。

  如果真有这种担忧,那么让我们一路回到144年前一位叫做汤姆-基德(Tom Kidd)的苏格兰球手。

  在布兰登-格雷斯于皇家伯克戴尔完美的得分条件中打出62杆之前,大满贯的18洞纪录首先属于汤姆-基德。1873年英国公开赛,他在圣安德鲁斯第二轮打出88杆,领先1杆战胜杰米-安德森(Jamie Anderson)。

  当然,那没有任何意义,因为那是高尔夫锦标赛第一次在18洞球场举行。基德的纪录仅仅保持了六个月。英国公开赛次年在四月份举行,穆戈-帕克(Mungo Park)在马索尔堡(Musselburgh)将纪录削减了13杆。

  自此之后,杆数一路下降。

  现在的高尔夫运动,老一辈球员和球迷也许看不懂。

  考虑一下过去几年。布鲁克斯-科普卡今年打出272杆,低于标准杆16杆,赢得美国公开赛。这让他成为史上第三个在这一赛事中打到双位数红字的选手。简森-戴伊2015年在呼啸峡赢得PGA锦标赛,成为第一个打到低于标准杆20杆的大满贯冠军。一年之后,亨利克-斯滕森在皇家特隆创造了大满贯72洞杆数纪录:264杆,而其低于标准杆20杆,追平了戴伊的纪录。

  “这项运动正在发生改变,”麦克罗伊说,“可是我并不认为它是朝着坏的方向改变。”

  麦克罗伊考虑过他之前的选手,包括被视为高尔夫之中最优秀的两位球员尼克劳斯和泰格-伍兹。

  “我理解,我知道我们之前的人取得了什么成就,”他说,“可是我感觉每项运动的每一代人都会好一点,因为他们有了更多年的知识。球具看上去也更好了。科技、知识、分析。现在全部都融汇在一起,这些事情都有帮助。是的,在高尔夫之中,杆数正在下降。

  “每个人都说我们这一代人好过上一代。可是我想我们有使用更多资源。”

  他们在各个方面都更好。

  球员现在有机会查看技术统计,那不止告诉他们上了多少个果岭,还有从多远的距离打过去多接近。达斯汀-约翰逊在火石的练习场使用Trackman模拟器训练挖起杆的距离控制。他的目标是115码。而他每一杆打出的数字都会在他旁边的平板电脑中显示。第一杆115.7码,第二杆115.5码,第三杆115.3码。

  科技每年都在进步,从高尔夫球具到教学辅助器,甚至包括剪草机。

  就像高尔夫已经从缠绕高尔夫球,木制球杆走出来,橄榄球运动员拥有了更好装备,游泳运动员和滑雪运动员配备了根据空气动力学设计的服装,短跑运动员的鞋子更好了,也在更好的跑道上奔跑。

  “这是我们应该期待的,”马特-库查尔说,“任何运动,任何活动的参与者通过额外的工作、研究,以及别的什么,找出了进步的方法。我们各个地方都看到这样的情况,无论是跑道、泳池、高尔夫球场,橄榄球场。我们不断看到更好的数字出现。”

  星期一晚上,惊恐山谷俱乐部第九洞果岭旁边的交通受阻,因为一小队拖拉机和卡车正进入球场,对今年PGA锦标赛的承办球场做一些深夜美化工作。两辆剪草机在修剪第四洞果岭,尽管看上去它没有必要修剪。草屑细如蚊蝇。

  在这样纯粹的草坪表面上,球员训练了那么多,你会怀疑他们怎么可能打歪。而这引出了麦克罗伊的另外一点观察。

  “如果你没有上一代出色,我们会说:‘这里出了什么状况?’”麦克罗伊说,“我们拥有Trackman模拟器以及生物力学,我们知道了几乎所有一切,包括球场上的营养学,而这些东西以前的人都不知道。因此如果我们不更优秀,那么我们真的做得很差劲。”

  让人震惊的地方不在于布兰登-格雷斯成为大满贯之中第一个打出62杆的选手,而是自约翰尼-米勒第一个打出63杆以来,已经过去了44年。

  真正让人吃惊的应该是大卫-亨特(David Hunter),这个高尔夫历史之中的无名者。当72杆是英国公开赛和美国公开赛中最低杆数的时候,他在1909年恩格尔伍德高尔夫俱乐部(Englewood Golf Club)举行的美国公开赛上打出68杆。

  这个纪录保持了16年。值得注意的是,亨特在打出那一轮之后,后三轮仅交出84-84-77。

  问题在于人们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在大满贯赛中打出61杆。

  “也许不要那么长,”达斯汀-约翰逊说。他笑着补充说:“或许就是这一周。”

  这需要一些调整,不仅是打出这样杆数的选手,也是见证这样杆数的球迷。麦克罗伊认为球迷也许更难接受一些。

  “这是一项传统的运动,”麦克罗伊说,“人们记得他们看见尼克劳斯赢得美国公开赛,汤姆-沃森在圆石滩切球进洞。无论是哪一代人,这是他们会铭记的事情。这是他们珍爱的记忆,因此他们希望继续下去。

  “可是20年之后,下一代人会对我们说同样的话。”